潘公凯

开放的桥梁与见证      


1980年代以来的三十年,中国美术界的变化真可谓是风起云涌,目不暇接。中国人终于走出了长时期的封闭和蒙昧,如同从梦中苏醒,蓦然发现“外面的世界真美好!”从热烈地憧憬西方,到冷静下来思考,再到民族文化现代转型的尝试探索,中国的中青年艺术家经历了一个了解世界、融入世界,并在世界上崭露头角,虽并非一帆风顺,却又充满兴奋激情的努力过程。

这个三十年融入世界的过程,郑胜天先生是最早的参与者,也是一步步走过来自始至终的见证者、推动者。80年代初,郑胜天由于英语好,是最早考上公费赴美访问进修的艺术家,在明尼苏达大学作了两年的研修学者。回国后不久,又受聘去美国圣地亞哥州立大学担任教职。这样的早期经历,在当时的中国美术界恐怕是绝无仅有。在“八五新潮”期间,郑老师兼任浙江美院油画系主任和外事办公室主任,积极推动油画教学的改革和学院的国际交流。当时浙美的国际交流是八大美院中最活跃最有成效的,郑老师既是出色的艺术家又是外办主任,所以推动教改和国际化做得得心应手,在浙美营造了一个开放活跃的校园气氛。尤其是他带的油画系毕业创作,学生思想都很活跃。后来他的学生肖鲁作“电话亭”(《對話》),当时也有争议,有人觉得油画系的毕业创作不画油画总说不通,全靠郑老师坚持通过的。对这些争论,《美术》杂志都作了报导,影响全国。

新潮伊始的85年,郑老师在重要刊物上发表了《西方美术教育趋势》、《开拓中国油画的新境界》、《当代西方美术一瞥》等长篇文章,介绍了西方当代美术与美术教育的概况与动向。这些文章,在当时海外信息比较有限的情况下,为美术界提供了虽然简括但直接可靠的参照资料。自八十年代以来的二十几年中,郑老师在热情奔走于中国和世界多个国家之间的艺术交流忙碌中,仍勤于写作,笔耕不辍。这些文章多半是他从事中西方艺术交流活动的记录与感想,既有美术市场报导,也有单独的采访,艺术家介绍。文字流畅生动,看似信手写来、不事雕凿,却因亲身经历,实时记录而具有特别的史料价值。由于郑老师对国内美术界非常熟悉,认识的人多,对欧美艺坛情况也十分了解,在他的文字言谈中,处处流露对人物事态的准确判断、和对全球性的艺术趋势的如实把握。在日益开放的环境中,中国艺术家所能获得的资讯急速增加,以至于出现信息量太大造成难以选择的困扰,于是,郑老师的文章正好以其生动平实、简明扼要的亲切感给人以轻松舒适的阅读享受。

转眼间,二十多年匆匆过去,郑胜天先生见证了中国美术融入世界的过程。正如热力学第二定律所揭示的:一旦两大区域之间的封闭阻隔被拆除,两者之间物质和能量的交流随即开始,相互融汇和结合成为阻挡不住的大潮流,世界亦由此走向一体化。也正是在中西交流的这一令人兴奋的初期阶段,郑胜天先生是中国美术领域的西天取经者,也是中西方艺坛最初的桥梁。从中国的美术院校和创作交流日益国际化、当代化的今日繁荣景象回望,我由衷感到,郑胜天先生功不可没。

2012年1月6日


shengtian zheng ©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