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江

艺术游记、历史解读与爱

——写给《视觉盛宴——双年展 + 艺博会》


“视觉盛宴”在时尚热语中是一个含义庞杂的熟词。中国自古有词:秀色可餐。民以食为天,盛宴总难拒绝。视觉成为盛宴,其中潜含的不仅有通感的欢悦,悦目的快娱,更有当时代数字媒介革命带来的目不暇接的热闹之意和对文化消费倾向的默许。在众多渐趋浮泛的使用中,郑胜天先生以此为题,将近二十年来自己的关于国际双年展和艺博会的文字辑成一集,却是名至实归,恰如其分。今日双年展、艺博会已成奇观,二十载的风风雨雨更渺若天地蔚然,从诸般意义上来说,都构成当今世界真正的视觉盛宴。

从最早的威尼斯双年展,到世纪之交前后的亚太双年展群,双年展几乎均以城市命名。这些城市又都是颇具经济实力和文化传统的城市。双年展和艺博会创立的最初目的,似乎都承担着城市宣传与文化推广的义务,让世界上的文化游旅者通过艺术的命题,更加了解和接近这些城市。《视觉盛宴——双年展 + 艺博会》一书正是一本精彩纷呈的艺术游记,随着它的引导,我们在各个双年展和艺博会的“艺术大观园”中穿梭,并历时性地远看近观这些展览。这些历史上备受关注的展览虽然已不在实存的界域中,却从未消失。郑胜天先生让它们再一次成为可触可摸的鲜活记忆,成为盛宴的前餐。

本书的辑集,其意义更在于以双年展和艺博会为重要平台,来解读当代艺术的运行和推进。在这方面,郑胜天先生是一本活字典。他不仅是国际艺博会关于中国当代艺术项目的最早的参与者,见证了国际艺博界对中国当代艺术推介和运筹的诸多过程;同时还是中国当代艺术与国际当代艺术界尤其是以双年展为代表的学术倾向之间的对话与合作的积极的介绍人,直接参与和推进了其中众多的学术活动。正是这众多的亲历亲证,使得他了解其中许多可能被历史忽视的内幕,提出在盛况或者危机面前的反省与思考。本书将这些散轶在岁月烟云中的文字集在一起,让我们考古一般地反复重温历史的细节,反刍其中的得失。这个由不同年代写就的双年展、艺博会长卷,不仅连缀成令我辈亲历者不胜浮想的诸多历史风景,而且启示着我们的思考,去重新面对风风雨雨中的核心命题。历史的文本总若一根根刺,其中隐着众多的记忆之痛。面对这种文本的辑集,我们更如芒在背。这盛宴的大餐其实不易吃。

郑胜天先生从中国美院的重要岗位上离开,投身于当代艺术推进的事业,已有二十多年。以知天命的岁数,奔波在国际当代艺术的地平线上,其热诚,其勤勉,令我辈感叹。他的众多写在事件发生之时的文字,既非西方观念的重复,亦非狭小本土的尊大;既非纯理念的堆塑,亦非现象的罗列,而以一种纯粹民间的角度来观察和思索,是中国当代艺术记录和思考的重要文本。我们曾求问于郑老师,他深情答道:“我就是有一种爱,爱看艺术的热闹,爱当代艺术的发展,爱年轻人的成长。”本书正若这样一位亲历者的历史行吟,诗性最深处,是对当代艺术的爱,是对中国艺术振兴的激情。本书视觉盛宴的风味正是关爱至深,人性绵长。

爱森斯坦说:“让我们想象一部正在到来的电影。旧的电影从多种视角展现一个情节,而新的电影以多种情节展现一个视角。”本书正是以不同年代的不同事件的即时叙述,来建立当代艺术如何活在中国文化生活中的民学视角。当下即成历史,但始终包蕴未来。

2012年3月于北京

shengtian zheng © 2014